[退出]

爱乐生活热线_帐号登录

× 没有帐号?
爱乐生活热线>阅读 > 正文

《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》

2018-04-11 18:15:07 来源:爱乐生活热线

 

   

   

  书名:《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》 

  作者:[英]珍妮特·温特森

  出版社:北京联合出版公司 

  原作名:Oranges Are Not the Only Fruit 

  译者:于是 

  出版时间:2018-3 

  装帧形式:精装 

  定价:49.00 

  ISBN:9787559614711 

    

  【内容简介】 

  生活,是悲喜交替。 

  茫然,让你错失良机、最终失意。 

  勇气,带你拼命前划、逆流而上。 

  每个人心中那个犟头倔脑的小孩,正是我们对抗不公、压制与威胁的力量源泉。 

  我们接受教导,接受知识,接受正确与错误、真实与虚构的界限。 

  有一天,我们会发现:围墙坍塌,原来外面还有别的世界,命运,还有别的可能。 

  而橘子,从来都不是唯一的水果。 

  时而有趣到让你发笑,时而悲伤到近乎残酷,这本书讲的是一个女孩面对种种质疑和打压时,如何探索人生道路,成为她自己的故事。 

  获得英国惠特布莱德小说首作大奖,是英国中小学教师推荐书目,被改编成BBC热门剧集,获戛纳最佳剧本等多项国际大奖 

    

  【作者简介】 

  珍妮特·温特森Jeanette Winterson 

  英国当代作家。19598月出生,自小由笃信基督教的家庭收养,16岁时出走,此后靠在殡仪馆、精神病院等地兼职完成了在牛津大学的学业。1985年,处女作《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》出版,获英国惠特布莱德小说首作大奖,赢得国际声誉。2016年,温特森入选“BBC 100位杰出女性名单。代表作品有《我要快乐,不必正常》《写在身体上》《给樱桃以性别》等。 

  译者:于是 

  作家,译者。着有小说《六翼天使》《查无此人》等,译有《时间之间》《美与暴烈——三岛由纪夫传记》等。 

  

       【精彩文摘】 

  创世记 

    

  和大多数人一样,我跟父母生活了很久。我父亲喜欢看人格斗,我母亲喜欢与人格斗;喜欢的内容并不重要。她总是站在光明正义的一边,就这样。 

  她在风最大的日子里晾晒最宽大的床单。她就盼着摩门教徒敲响房门。每当选举季,在一个属工党阵营的镇子里,她会在窗上贴一张保守党候选人的照片。 

  她从未听说过爱恨交织这种复杂的情绪。要么是朋友,要么是敌人。 

    

  敌人:魔鬼(千变万化) 

    隔壁邻居 

    性(千变万化) 

    鼻涕虫 

  朋友:上帝 

    我家的狗 

    玛奇阿姨 

    夏洛蒂·勃朗特的小说 

    杀鼻涕虫的药 

    

  以及我,起初是这样。我被她拖入了一场与“我们以外的世界”格斗的车轮战。对于生养子女,她怀有一种神秘的心态;倒不是说她生不了,而在于她不想生。圣母玛利亚率先成功地处女生子,她一直十分嫉妒。所以,她退而求其次,筹划找来一个弃儿。那就是我。 

  印象中,我一直知道自己很特别。我们家没有三圣贤的摆设,因为她相信世上没有圣贤,但我们有羊。我最早的记忆里就有这样一幕:复活节时,我坐在羔羊背上,她跟我讲“献祭羔羊”的故事。那只小羊配上土豆,让我们接连吃了好几个礼拜日。 

  礼拜日是主休日,整整一周里最精神昂扬的一天;我们家有台收音机,正面是气派大方的桃花心木板,上面有一枚胖鼓鼓的电木旋钮用来调频道。通常,我们收听的是轻音乐频道,但礼拜日总是听全球服务频道,好让母亲记下传教士们的进展。我们的《传教地图》十分精致。正面可见所有的国家,背面是一个编号表,能告诉你部落名称及其奇特的风俗。我最喜欢十六号部落:喀尔巴阡山脉的布足勒。那个部落的人相信,如果有只老鼠找到你掉下的头发并用它造了窝,你就会犯头疼。如果那个老鼠窝够大,说不定你就会失心疯。据我所知,还没有传教士去过他们那里。 

  每逢礼拜日,母亲总是起个大早,十点前不允许任何人进入客厅。那是她祈祷和冥想的地方。她总是站着祷告,因为她的膝盖不好,就像波拿巴总是骑在马背上发号施令,因为他个子不高。我确实认为,母亲那么享受和上帝的关系,很大程度上和那种高低形势有关。她完完全全是《旧约》式的。并非说她是驯良的逾越节羔羊,她实则是那种和众多先知一起冲杀在前线的人物,每当该毁灭的事物没有得到相应的下场,她就会愠怒。毁灭倒是时常发生,但究竟是出于她的意愿还是上帝的意愿,我就说不上来了。 

  她的祷告一成不变。首先,她感谢上帝让她活着看到新的一天到来,接着,她感谢上帝又宽限给全世界新的一天。随后,她谈论自己的各路仇敌,那是她所做的最接近教义问答的事。 

  每当“主说,伸冤在我”的祷词穿透墙壁、传到厨房,我就把水壶坐上炉。水开、泡茶所需的时间刚好吻合她的最后一项程式:列数病人名单。她很有规律。我往茶里加牛奶时,她肯定刚好走进来,猛灌一大口茶,说出的话必在这三句之内: 

  “主是美善。”(冷钢般的眼神盯着后院。) 

  “这是什么茶?”(冷钢般的眼神盯着我。) 

  “圣经里年纪最大的人是谁?” 

  最后这句,当然还有一系列衍生变体,但总逃不脱圣经考查问答。我们教会举办很多小测试,母亲想要我赢。如果我回答正确,她就再考我一题,如果我答不上来,她就发火,还好不会太久,因为我们还得收听全球服务频道。情形总是如出一辙:我们一人一边在收音机旁坐好,她端着茶,我握着拍纸簿和铅笔;《传教地图》就搁在我们面前。遥远的声音从收音机喇叭里传出来,带给我们传教活动、新教徒皈依、问题争端等方面的新闻。节目结束前,会请求您的祷告。我必须把一切原原本本记下来,母亲才能在当晚向教堂递交她的汇报。她担任传教秘书一职。对我来说,《传教近况汇报》不啻重大考验,因为我们的午餐就取决于它。如果情况良好,没有死亡事件,皈依信徒很多,我母亲就会炖大块肉。如果不信教的那些人不仅冥顽不化,甚至大开杀戒,母亲就要耗上一整个上午聆听《吉姆·里夫斯圣歌精选》,我们就只能吃煮鸡蛋配烤士兵。她的丈夫随和温厚,但据我了解,这种食物也会令他郁闷。本来,他是可以自己做饭的,但我母亲坚决认定,她是我们家唯一可以分清炖锅和钢琴的人。我们觉得她弄错了,但她认为还是她对,说真的,问题就在这里。 

  不管怎样,我们熬过了那些上午,到了下午,她会带我散步遛狗,父亲负责清理所有鞋子。“看人要看鞋,”我母亲说,“瞧瞧隔壁那家。” 

  “喝酒!”当我们走过邻居家门前,我母亲会狰狞地念叨。“这就是为什么,他们每一样东西都是从马西波二手商店买来的。魔鬼自个儿就是个酒鬼!”(母亲有时杜撰神学警句。) 

  马西波有一家大商店,他家的衣服便宜但不耐穿,闻起来有股工业胶水味儿。每周六早上,穷困潦倒的失意人、穷光蛋和邋遢鬼会彼此较劲儿,在他们买得起的衣服堆里挑挑拣拣,再去讨价还价。我母亲宁可绝食,也不想被人看到出现在马西波的店里。她让我对那地方充满了恐惧。而我们认识的很多人都去那儿买东西,所以她的道理很难说得通,不过,她从来都不是很讲道理;要么爱,要么恨,而她恨马西波的店。有一年冬天,她迫不得已去那里买了一件紧身胸衣,结果就在那个礼拜日,圣餐仪式举行到一半时,有根金属撑骨扎出来,刺伤了她的肚皮。整整一个小时,她无计可施。等我们回到家,她一把撕烂胸衣,把那些撑骨插在天竺葵旁作为支架,但留了一根给我。我至今还保留着那根撑骨,每当我受到便宜货的蛊惑时,就会想想那根撑骨,心里就有数了。 

文章标签:水果 唯一 不是
相关新闻

网友评论
请登录后进行评论| 热度:

请文明发言,还可以输入140

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,请等候审核

小提示: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,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

微信 QQ空间 微博    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爱乐生活热线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